2016-12-12

突破舒適與堅持積累,實現翻轉教育的兩大要因

作者:Hsuan-Chih Wang, Yachi Lin

所謂的翻轉教育,最大的特點,在於學習的主導權的轉換。學習的主導權,回歸到學習者本身,而教師,更像教練,主要的任務不是教導,而是在陪訓。藉此改變以往傳統式教學因忽略了個體的獨特性,以齊一的教學方式可能造成的吸收不良或重覆學習,以致於扼殺了學生學習的味口,脫離校園後即不再自我學習。

雖然網路的發達 ,線上教材易於取得,讓學習不再有地域的侷限,但翻轉教育還是很難。因為翻轉教育最重要的要素,是自己對於自己的自制力,且學習者要習慣去挑戰難的事物、而不是簡單的事物。翻轉教育的優點在於著重於學生的獨特性,但是在實務上,多數人對面對困難的前提因為壓力趨動著,在現今台灣的教育制度中,對於學習者的壓力源自於升學的制度,而此制度又讓學生不得不去嘗試其認為困難的事情。

目前的教育制度透過讓學生習慣去學習一些不熟悉或自身認為無趣的事物、強迫學生挑一些對其認為十分困難的學習課程,而當其突破原本認為困難課程的成功經驗,會讓學生更願意去嘗試其自身認為困難的事情。進而,因為這一樣的循環中獲得自我的認可和喜悅滿足。舊的教育方式,也會讓少部分透過上的往復挑戰成功的經驗,進行開啟了自學之路。挑戰當時自身能力無法輕易完成的任務,然後反復下去,從小成功累積到大成功,進而改變人格的特質。這樣的精神,其實就是最近一直在提倡創業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

有人會說:「當一個人習慣不斷挑戰後 ,是不願意回去舒適的環境。重點在於第一次,如何讓自己進入挑戰的循環。」上述的觀點,將挑戰視為很難的事,需要大毅力才能成功,但本文並不這麼認為。多數成功的人,是因為長期趨在順境,提升了其成功的概率。或許你認為當人處於逆境中才能成功,但這裡所指的順境,是指在其它的人的眼中,成功者喜歡挑戰,這挑戰的過程對於成功者而言,不如說是一種享受,因為挑戰,相對於日常瑣事而言,處理起來更有趣。再者,成功的人多是一直在積累能力與提升自己,問題在別人看起來十分難解,但對於他而言或許只是比起規律性的工作難了一些,需要思考才能完成的工作罷了。成功者其實多數是長期的自我學習者,持續的積累能力的過程,已讓成功者與多數人的處理事情能力有很大的區別,他完成的任務在多數人眼中是件很大的挑戰,但對於成功者而言,任務或是也僅是需要花一點時間思考,想如何完成的日常工作而已。

舉個例子來說:對於國小二年級的小學生,想要學會直式除法是需要自行預習三年級的數學,並花時間去理解,多次嘗試才有辦法正確的解出其答案。但對於一個大學生而言,或許僅僅用心算,就可輕易的完成上述的問題,且大學生不會希望他從事的工作內容,就是解直式除法,因為那對於他而言已經不再是舒適,而是異常無趣了。

翻轉教育,讓學習的主導權回到學習者,不再為了考試的目的,很好也很棒 。如何引導學習者挑戰未來、積累見識是重點之一,然後,翻轉的本身也將擴學習的範圍,強化擴展了視野,卻也增加了積累的難度,特別當翻轉教育的嘗試者最終仍需與現有教育之考評制度併軌時,翻轉教育的學習者或許其最終表現會落後於以應試為目標的學習者。將學習的主導權回到學習者,用非應試的心態學習,但是最終在某些的時間點,又需要與應試教育競爭時,若想要獲得不錯的成功,且保留非應試教育之練習模式,就更需更多的知識積累,所以翻轉教育的學習者需要大毅力的「堅持」,才能在未來看到豐碩的果實。

======
生活的積累無所不在,聊天的內容也有透過整理後,將相關的資訊累積並分享。
此文為作者兩個人在 Line 討論翻轉教育的內容,整理而成,也是為試作的內容。


2016-01-20

透過 CSS 在網頁設定中文英文字型

在 Microsoft Word 文件的字型能夠分別針對 中文/英文進行不同的設定,以達到較好的表現結果,那麼在網頁上應該如何處理呢? CSS 的 @font-face 提供了一個解決的方案。

下述的範例,首先透過設定  MyCustomFont 的字型變數,然後再針對此字型變數在不同的unicode-range 設定不同的字型,即可達到上述的效果。

body {
    font-family: MyCustomFont, sans-serif; /* MyCustomFont 字型變數 */
}

/* 先設定預設字型 */
@font-face {
    font-family: MyCustomFont;
    src: local(Heiti TC), local("微軟正黑體");
}
/* Latin characters 專用 */
@font-face {
    font-family: MyCustomFont;
    unicode-range: U+00-024F; /* Latin, Latin1 Sup., Ext-A, Ext-B */
    src: local(Helvetica), /* OS X preferred */
         local(Arial); /* Other OS */
}

書摘:挺身而進

挺身而進(Lean In)是一本描寫女性主義相關的書籍,透過第一人稱的撰寫方法,由 Facebook 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 分享她在職場上看到的一些問題,並鼓勵女性應該把持的更正向的角度,除了享受過去女性前輩所開創的美好環境外,也記得為下一個女性世代努力,爭取更好的平權條件。一個平權的社會是靠著無數人努力爭取來的,雖然改變不會立即的發生,但是至少透過不斷的努力,我們還是會逐漸走向一個平權的社會。2016年台灣出了一位女總統,在政治的版圖上,男性至上牢不可破的觀念也漸漸改變。

本書雖然是以女性主義為訴求,但是很多的情況都能夠類比到現今台灣職場、員工的態度。過去的教育與最後評價學習能力的方式(考試,標準答案),讓多數人習於遵循的既有的框架,等待別人命題,運用解題技巧,然後提出答案。對於上述的問題, 我沒有解答,但書中部分的文字滿值得參考。

  1. 乖乖聽話、先舉手被點到才能發言,這些在學校被獎勵的行為,到了職場就沒那麼大的價值。職涯升遷往往需要冒風險與表達自己的看法和長處,但 是女孩並不被鼓勵展現這些特質。
  2. 往桌前坐:自信,有時候需要弄假成真
  3. 公司永遠不會停止要求,所以我們要自己決定如何投入。設限,是我們自己的責任,我們需要自己決定自己一天要工作幾小時、願意出差幾天。如何到後來覺得行不通,我們也知道照自己的方式努力過了。生涯的長期成功,通常需要懂得不要去滿足別人對我們的一切要求。
  4. Mary Curtis在 The Washington Post 上寫道:「我們給女性和男性最好的建議,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別再內疚。成功的秘密,就是沒有祕密,只是傾你所有、盡你所能罷了。」
  5. 如果我必須接受一種「成功」的定義,我會選:成功就是做出自己能做的最好的選擇,然後接受這個選擇。
  6. 記住別人對你的好
  7. 不好在乎得到了什麼,而是要記得還有多少東西是你沒有還的
  8. 當演講回答最後一個問題後,女性會把手放下,而多數的男生則會持續的舉著手,然後爭取到另一次的發問。因此,「把手舉著,不要放下」,是我對你們的另一個建議
  9. 主動要求回饋。痛苦得知真相,遠勝過無知的快樂。
  10. 想要改變,就不能取悅每個人;若真的取悅每個人,就表示你的改變不夠
  11. 努力與成果應該獲得肯定,但當自己的成果沒有人肯定時,我們必須為自己爭取
  12. 與有權力雇用我的人見面之前,要先想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如此就不會把難得的機會,浪費在尋求一般的指引上,而是能討論對方可提供的具體機會
  13. 反應彼此的感受,就是先把對方的看法講一遍,再回應
  14. 簡單的語言,比較能說清楚事實
  15. 溝通困難的事實,少即是多,簡潔扼要就夠了
  16. 社會的進步不是來自於施予,而是來自於主動的爭取

2016-01-10

華山名偵探科南展

逛完名偵探科南展。吃完午餐後才驚覺,無腦遊客,商品價格制定者與創業者的差別。

無腦遊客,會評價展覽的感覺和對於出國區商品的價格感到驚奇,但還是帶了禮物。

商品價格製制者,原來這種價格也賣的掉,看來我們家的商品應該......

創業者,這樣也能賺錢,而且還整合展覽和紀念品結合的商業模式,回去可以試試。

列完上述後,發現 我為無腦遊客無誤。

2016-01-03

大學要教,贏的策略啊?

清大有位校友,某公司的CEO去參加某國立大學的評審委員。在當場提出了一個疑問,就是如果國立大學的教授認為加入服貿,台灣會輸中國!但是國立大學的教授在一開始就認輸,台灣怎麼教出會贏的學生。

說實在的,多數人花錢就學,花錢受教育,不是要學會怎麼輸,而是要學會怎麼贏,但若指導你的教授,一開始就認輸了,那誰來教會你贏呢?

2015-07-20

進步、創新這一件事,和年紀有關

能力這一件事情,應該是需要隨著時代改變。產業需求、社會需求與資通訊輔助技術進度,改變了學習的本質,對於現代的學生,強調熟練的解題能力不再重要,而解釋問題、解決問題方法變成現在學生面向未來的重要能力。

20年前,我的高中同學就讀於中原大學,當時他的工數老師在教學時,強調問題的理解、演譯解決問題的程序,但實際的運算工作,卻是交給了數學運算軟體Mathematica完成。當時我就讀於交通大學,為那時候電腦應用、網路最普及的國立大學,但是我當然所受的工程數學的教學,卻是以黑板板書的方式進行知識的傳遞。課堂的時間分配,多數時間被花費在抄寫黑板上的文字,而公式講解和運算的推衍則相對花費較小的時間。為什麼需要這些式子,這些知識的應用領域在邊,那些是基石知識、那知些特殊需求所創造出來的。這些都未提及,然後多數的畢業同學,根本從未再用過。

現在回想起來,需要靠死記活記、反覆練習,替未來打好基礎的學生生涯,國中的數科知識應已足夠就差不多了,打底的課程已建構完成。 高中以後的課程,都是在理解這個世界,但誰教會學生這一件事情呢?誰又帶領著他們用所學的知識去理解世界呢?

學校不是要教會學生解習題的地方,特別在這個知識爆炸的時代。除非知識是你需要一用再用,否則有電腦、有知識庫可以協助你在需要的時候去找尋需要的知識。但,了解每一個科學發展的目的,解決了什麼問題,又被做了那些衍生的應用,透過工具讓學習的過程中可以練習這些知識的使用方法,才是重點。我們不應該、也不需要用20年前訓練人才的考評方式來考評現在的學生,因為這無助他們的競爭力。

最後舉個例子來說明我們評價下一代失準的地方,正如當大學時期,因當時我們校園網路使用的社交網路應用,如Facebook 不也是被批評著,一群人整天掛在網路,分享著一些有的沒的,不好好念書。然後沒多久台灣政府不準公務人員使用 Facebook,然後再沒多久,台灣政府幾乎每一個單位都在經營 Facebook,最後一群甚少使用 Facebook 的人訂出很多的 KPI 在粉絲團的經營,走火入魔的facebook留言按讚人數管考追縱。但卻從不試著了解在這種社群網絡上的使用者生態,fb行銷的效果。

要記得,我們老了,不再是那個可以創造出 Facebook 這種重量級應用的年紀。我們要小心自己的一言一行,不要像上一代一樣,太急功近利,毀了台灣的 Facebook「無名小站」一樣。

2015-07-16

不需要靠著壓抑下一代的可能性來突顯自己曾經的優秀

每次看到大學老師的發言,讓我最不解的就是最後那一句,「平均素質下滑很多」。沒有數據,不知道如何得到此結論,如果是老師的感覺,那只能說當師者/研究者在解讀事情時的態度是如此,那指導出來的學生應該也是同一個樣子。

舉個感覺不準的例子,假如你現在很喜歡吃 Haagen-dazs,覺得它很好吃。但讓你一天連吃100 罐後,再問你 Haagen-dazs 好吃嗎? 相信多數人都會說沒那麼喜歡吃了。 這就是感覺!

且博士、碩士的畢業學生是否能夠畢業,操之在指導教授之手。不管入學多少學生,如果在這一段過程中,經過自我研究的探索、老師的指導與要求,若老師對於畢業的要求不變,學生的程度應會相較於老師初就業時指導的學生程度更好,畢竟指導教授經數年學術研究的洗禮,在研究上、指導學生的能力上都更進一步,因此對於優秀研究者的看法,也有所提升,所以標準一致,學生的程度應該是上升才對。

但卻每每都看到批評下一個世代的話語。
我覺得,我們不需要靠著壓抑下一代的可能性來突顯自己曾經的優秀,需要的是提供舞台給下一個世代,讓他們有機會保有熱情、持續努力、努力衝撞。

最後一件事情,就是要服老,知道自己逐步走向老化,年輕已經回憶,某些工作應讓給後繼之人,並適當的提攜後輩而非自己站著權力與位置,即使曾經的曾經,你未曾享受過被讓位與提攜,但你也不應讓曾經的遭遇不斷的被複制。

「保有初衷,對社會的善,對人的體貼,對開創人類進步的期許」,或許才是對的。
=========
"會出現這種現象(博士班錄取率竟可達百分之百),台大教務長莊榮輝分析,除了少子化,和大環境不好也有關,台灣教職難尋,業界對於博士的需求也不高,因此過去難考的熱門科系如機械系、電機系,如今考上不再是難事,學生的平均素質比起十年前,也下滑很多。"
文章來源:失序高教 拚論文數竟成主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