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3-28

畫蛋的卡片

每年的教師節前,方智君老師都會收到一張,畫滿兩百一十六個蛋的卡片。這張不起眼的卡片常不自禁的勾起方老師的往事。

那年他師範畢業,分發到鄉下一所偏僻的學校任教,想到路途遙遠,方老師不禁想打退堂鼓,萌生辭意。但是,一想到家中貧苦的環境,他又不得不振作起來,拎起行囊,走向服務的小學。他所擔任的班級人數,才四十位學生。所以,很快就熟悉學生的生活背景。

這裡的家長都是靠打零工為生,收入不穩定的學生中午帶來的便當,都是菜瓜、鹹菜等菜餚。其中一位黃俊鴻更是可憐,每天帶的便當,裡面只有醃的花瓜和鹹的豆鼓。看到這些孩子的處境,方老師不免感傷,彷彿看到自己悽慘的童年,不其然湧起一股同情心。

方老師是生長在貧苦的家庭,父親又重男輕女,所以,即使他的成績比弟弟好,父親仍然看不起他。為此,他憤憤不平。聯考後,他以優異的成績考上高中、師專以及五專。

父親堅持要他就讀不用學費的師專。他帶著滿腹委屈,進入師專就學。

他的國中導師輾轉得知他心中的不快,於是寫信告訴他:「雖然,師專並不是他一心嚮往的學校,但是公費的待遇,可以讓你享受窮苦孩子所不能享受到的知識薰陶。你應該好好感謝國家給你這個待遇;再說,師專生並不是求知識、探索收命奧秘的終點,你仍然可以繼續往上努力,以求更高深的學問啊!為來自己的天空,是燦爛的,抑或是灰暗的,全都在自己的手中。不要丟棄書本這個朋友啊!」接到老師一番鼓舞的信後,他鬱悶的情節方才釋然抒解。五年師專生涯,方老師拼命讀書,抱著為全民而教育,願教育以終生。

這天,他和班上的同學一起吃中飯,黃俊鴻一臉茫然,跑到他前面。

「老師!你叫我來拿蛋?」

「拿蛋?」方老師一愣,自己沒有叫他來啊!此時,座位上的同學開始哈哈大笑。

黃俊鴻才覺得自己被同學騙了,頓時臉紅到脖子,不好意思走回座位上。

「黃俊鴻!你怎麼走了?老師是真的叫你來拿蛋啊!」方老師叫住他,說著,用筷子將還沒吃的蛋,分割兩半。夾起半塊,笑著說:「沒拿飯盒,怎麼盛蛋啊?」方老師笑著說。

黃俊鴻猛然一驚,回頭蹭到剛才的位置上。

「快點啊!不然,荷包蛋要掉下來了!」 方老師故意焦急喊著。

聽到方老師一喊,黃俊鴻手忙腳亂趕緊將飯盒遞過來。

方老師一瞄,不禁鼻酸,飯盒上都是醃製的黑醬瓜。「從今以後,教給你一個工作。你做得到嗎?」方老師說。

「做得到。什麼工作?」

「幫老師吃一個蛋!」班上同學聽到方老師的話,立刻止住笑聲,露出詫異的表情。

對方老師而言,只不過是晚上多煎一個荷包蛋吧!

可是卻多一分愛心和營養給孩子。此後,每天方老師的便當,都是兩個荷包蛋,一直到他申請調回都市的學校。

十年後,方老師繼續到師大研究所進修,現在已成為高中的老師。而當年鼓勵他上進的國中導師,現在卻因為車禍住進醫院。方老師急急忙忙趕到醫院探望老師,發現老師急需輸血,而老師的血型是少見的RH型。

「如果不敢快找到血源,情況就不妙!」主治醫生正色地說。

方老師和導師的家屬,都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

方老師趕緊拜託電台,徵求RH血型的人。

廣播下去後,立即有不少人湧往醫院,其中一名年輕人,臉型很熟悉。一見到方老師,就喜孜孜跑上前說:「老師!我是黃俊鴻啊!我從廣播一聽,就知道是你的聲音,你的聲音一點都沒變耶」

「真的是你!」方老師也很意外,在這種場合遇見當年的學生。

「你的血型是...」

「是RH的」黃俊鴻接口說。「我是來輸血的!」

望著黃俊宏義無反顧,躺在床上,捲起袖子輸血。方老師不禁喜極而垂淚。

「老師!我一直在找你!」

「為什麼呢?」

「我一直想要還老師荷包蛋。我前前後後數了,一共吃了老師兩百一十六個蛋!」黃俊鴻胸有成足的說。

「有這麼多嗎?」方老師不願相信。

「是啊!我數得很清楚。」黃俊鴻平靜躺在床上,任護士小姐抽血。

「你離開我們後,我就一直找你,但是都沒消息。所以,我就藉著開計程車的時間,打聽你的下落。沒想到,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讓我找到你。」望著輸過血後的老師,方老師懷念起當年在偏僻學校,飯盒裡兩個荷包蛋的往事?

「黃先生!謝謝你的幫忙!」輸血後的老師,精神漸漸恢復。

「那裡!」黃俊鴻謙虛的說。

「如果不是你這次住院需要輸血,我還不容易找到我的老師耶!當年,就是我們老師一直幫助我,我才有能力長大,幫助別人。」

此後,每年的教師節,方老師都會收到一張畫滿兩百一十六個蛋的卡片,代表著永遠都記得老師給他的恩惠。

<--- 摘自 Lilac 的轉寄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