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5

與洪朝貴老師的相遇


開始看洪老師的文章,主要為了看懂正則表達式(Regular
Express),那時候在找教學文件的時候,剛好洪老師有寫一篇適合沒有接觸過正則表達式的人閱議的文章,也有提供一些
測試檔案與相關練習,讓我開始觸摸到正則表達式並開始對其有些概念。而正則表達式雖然當然利即性的需求,但是隨著時間的拉長,慢慢發現當時花時間去學正則表達式的好處。在
Blog 發展一段時間後,洪老師開始寫 Blog後,我就很自然的訂閱了洪老師的 RSS 訊息。



今天因為工作的關係,需要舉辦一場專家座談,因常常在閱讀 Chao-Kuei's Notes | 資訊.人.權.貴 隨便記上的相關文章,加上阿貴老師的領域和主題不會差異太大,再加上洪老師的專注的方向與相關想法計畫主持人可能會有興趣,所以當然會就快點把 阿貴老師加入邀請名單中。



在邀請的過程中,洪老師馬上就答應要在本次的與談中進行報告,其報告內容大致上以 科技渴望自由 一詞貫串全場,在順便談著一些自己發現可能可成為議題的相關發現。注意力經濟與其它相關的想法都十分有趣,但很可惜是目前工作方式改變了,改由指派研究方式並以TopDown的方式,所以在從事非工作相關資訊收集的時間少了許多,所以沒辦法針對某些議題再進行觀察。



在邀請阿貴來參加這一次座談時,意外的發現單位中還有另一位景仰洪老師已經的同事也前來參加,聊到了在公司中要完全應用系統自由的難度,(如內部相關系統,文件格式傳遞等相關問題),認為會有其應用上的難度,其實我要在這裡大聲的說,那些都不是什麼問題,我已經是80%的時間,都是在Ubuntu 下工作,只有少數系統需要切換到 Windows 下去完全工作,而文件也幾乎都是在 Linux 完成的差不多後,再切換到 Windows 轉成 doc 再修一下格式,(奇怪為什麼大家都要 doc檔),在這過程中,當然也花了比一般同事更多的時間,在解決介接的問題,但是為了享受那自由的感覺,其實都是值得的,而且說實在的,在Linux下,要將研究資料在隨身碟與硬碟做同步所花的功夫與準確性,比在 Windows 上小多了。



在會場上和洪老師交換了名片,但是在得知阿貴老師有另一張自由軟體協會的名片,發現我更希望和洪老師交換的名片是那一張,因為在我的認知中,自由軟體協會的名片更能代表我所認識的洪老師,但是因為太害羞不敢開口。在同時另一位同事,請洪老師幫忙於九月的刊物中寫一篇萬字的專論,雖然阿貴覺得字數似乎有點多,但是還是直接答應下來,或許要推動自由軟體,就是需要這樣的衝勁,只要有機會,就讓盡力的去推廣,若不是因為在忙另一個報告,還真希望可以和阿貴老師合作寫該篇專論。



ps: 阿貴老師,我就是目前在追縱芬蘭的講者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