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1

個資法,一個退步的條款

個資法,資料之所在,舉證之所在。

疑似被侵害人,只要懷疑,平台就需要證明不是自己外洩。這是威權國家的法律,就像早期如果有人懷疑你判國,請自己提出沒有判國的證據;當然這樣的例子可能遠了一點,很多人比較不能感受到,換一個例子,有一天你鄰居家裡有東西不見了,他懷疑是你偷的,於是到法院告你,法院的思考和個資法的思考是同一個方法,請你自己提供相關的證據和說明,來證明你不是小偷,他們家失竊和你沒有什麼相關,你已經做好所有的措施和記錄來證明你不是小偷的證據,但是即使如果,你還是沒辦法完全證明你不是小偷,只是讓自己的罪責變成輕(個資法處罰500~20,000的差別)。


個資法最後會如何實施,還需要參考個資法的執行細則,但是一個組織的方向,會隨著制度設計的錯誤而逐漸崩毀,國家更甚之。當國家將思考的方法引導到前一段的思考模式,那這樣的社會會不會太可怕了。

太膽的預言,個資法未來會變成商上競爭的一種手段,透過不段的個資內耗,台灣會慢慢失去資料服務業的競爭力,最後資訊服務在台灣的版圖變成為資本額大小的競爭。

從個資法看服務科學在台灣的發展。服務業了提供更佳的服務體驗,會收集顧客的習慣與喜愛,透過更多個人資訊的收集,需要進行告知。試假想一個情境,當你一走入一間鞋店後,店員告訴我們商店有進行錄影,我們會針對你的行為進行分析以提供你更好的服務體驗,試想一下你當下的感受。

另一個情境,當有一天你到早餐店買早餐,店員問你是不是一樣,豆漿無糖、蛋餅。在這一個過程中,可鑑別的個資有性別與長像(特徵)、姓名、居住的區域、飲食的喜愛(社會活動)。我便可以請早餐店提出無將個人資訊不利用,早餐店競爭的手段。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1 則留言 :

  1. 美國回來沒腦大官,每天沒事幹,搞東搞西,台灣又一次失血,最後台灣人又一次,再一次被那些沒腦的,美國回來的博士,碩士搞到大家沒飯吃,成了亞洲乞丐國,

    回覆刪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