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15

讓學、研回歸本業,不要再產學研不分

牛頓說:「如果我比笛卡兒等人看的遠些,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上而已。」這句話在以科為教育為主體的台灣,大家都很熟悉,十六、七世紀科學快速的興起,啟發了學術與科技的發展,世界迅速的往前奔馳, 多是站在前人研究的成果上繼續前進,才有現在安定的科學生活。

論文寫作的經驗和訓練,讓研究者不易產生破壞式創新想法。當研究者對一個事情有疑問或感興趣時,首要工作便是文獻回顧,找出過往的研究者是否有遇到相近的問題與提出的解決方案。文獻回顧讓研究者站在巨人的肩上,縮短了重覆嘗試的時間,僅需進行改量或小範圍的創新,多數就能解決面臨的問題。但是研究者嚴謹的態度,不利於新科技的的創造。回獻回顧讓研究人員在提出解決方案時,易受到已閱讀文獻的影響,形成知識牢籠導致無法提出破壞式的解決方案。

「離開框架才容易發明嗎?」朋友說,「但是這樣的發明應該很耗費時間吧!」答案應該是肯定的,從專利法給於發明與新型專利不同年限的特許,即可推得知。發明型專利期限為20年,新型專利的期限為10年,新發明較困難、改良較容易,因此專利法才會給予不同的特許獎勵保障。

而發明的動力,多來自於對生活某些現象不滿所造就的後續解決手段。發現問題和現象,創造出能夠改變這現象的裝置,發明也。發明者並非不需要做研究和學習,但是多數的發明的目的在解決自己的提問,是走實用主義。但是學者研究則不然,學者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讓技術可以更進一步,而同時學者與研究者也貢獻出了自己的肩膀,讓後續的研究者和發明者得以利用相關的技術進行整合應用與發明。

為了讓發明可以更順利,讓發明者有更多的得知更多的技術可以整合至相關的創造中,需要的不是學者、研究者進行專利創造、申請與技轉,而且能夠有一個平台,可以知道在學研界,又有那些技術被革新了,人類又往那邊更進一步,而發明者則是利用這些進步,革新人們的生活方式。

專利小知識台灣的專利法於100年12月21日進行修正,從原來的139條增修為159條,專利的分類也由「發明專利、新型專利與新式樣專利」修正為「發明專利、新型專利與設計專利」。但是新法的施行日期目前還無法從全國法規資料庫得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