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30

咖啡好酸

發表後進行的所有修正,都會用刪除線,並保留原文。
「美國的友人寄來一包風味極佳的咖啡豆,」小美說道,「下班後,大家一起來品嚐。」在研磨與沖泡的過程,散發著濃郁的香味,但入口後卻有著微酸的口感。苦中帶酸的咖啡,讓品嘗之人的思緖中多出了一些感傷,嘆息著咖啡階級的掙扎、成長的期盼與漂泊的經歷,讓心頭多了一股淡淡卻穿透生命的酸。

咖啡是一個階級社會,身份的差異將注定其後的生活經歷,不同的出生地、血統和能力將會區分出咖啡的貴賤,也道出心酸。出生在拉丁美洲的巴西的咖啡,屬於平民級,提供世界30%產量卻被評價為乏善可陳;牙買加的咖啡則屬於貴族級的咖啡,年產量低且90%僅提供日本市場。阿拉比卡和羅布斯塔則說明血統的階級,高階的阿拉比卡族享受著良好的生長環境和熟成時間,而羅布期塔族則被精算到投入產出和要求即戰力的產出。最後影響著咖啡的階級的是咖啡的能力,帶土氣的爪哇豆、稠度高酸味低的曼特寧、味道濃郁酸味強的摩卡等,不同的能力讓咖啡出現了階級。階級地位的高低,讓咖啡的真心奉獻出現了差異,這樣不平等,讓咖啡心酸。

神因愛而創造世人,咖啡卻因利益被人類大量的栽植,被任意的改變了咖啡的成長環境、教養形態及採收方式。咖啡的成長環境區分別野生與栽植,野生的咖啡生長在高度1500公尺的山野,吸收山泉,享受雨水,在大自然的呵護下生長,人工栽植的咖啡則無法接受自然的恩典,被任意種植在接近人群的地方。咖啡的教養方式如同成長環境一樣,粗分為自然成長與填鴨成長,野生的咖啡依循著節氣,尋求自然與生、心、靈的平衡成長,人工栽植則像台灣的教育般,強學、硬背的填鴨,讓咖啡在瘦小、細弱時,迫開花結果。咖啡的採收式在不同的咖上也有差異,野生咖啡多為生物的天性採食,被直接吞食成後,果實就化為淪回,栽植咖啡則被機械或人工的大量採摘、收集、儲藏,等待不知何時才至的淪回。植栽的咖啡成長,讓咖啡失去的想法、失去了骨氣、失去了快樂,僅能將辛酸的淚,吞入體內。

成熟咖啡多數無法逃脫浪跡天涯的命運,如口中留著酸味的咖啡也一樣,手上這包咖啡在出生地風乾、美國烘培,最後在台灣研磨。咖啡的出生地是咖啡樹和果子分離地方,也是咖啡是流浪的起點,咖啡果子透過日晒法、水洗法或半水洗法不同方式的風乾,咖啡豆除去多餘水份,接著以原豆的面貌,浪跡天涯。美國的烘培,令咖啡展現不同於青澀的容顏,直火、半熱風直火、熱風式的烘培,讓咖啡的身軀更結實,膚色也由青、白轉為古銅或深褐,至此,咖啡將會踏上不同的旅程,或是停止漂泊、或是再入異鄉,手上的豆子無疑是不幸一群,帶著朋友的情誼,再次出發。台灣,咖啡生命旅程的終點,身軀在手動式、螺旋式或鋸齒式的研磨機中粉碎,咖啡特有的香氣,伴隨研磨的聲音,飄逸而出,見證了自己的生命、也見證了友情。在生命破滅之際,咖啡回首前程往事,將此生所有的遺撼心酸,混入粉狀的最後身形。

透過舌上的味蕾,啜飲著僅是微酸的餘韻,卻品味不出咖啡的心情。或許只有小美,經過階級高低、求學成長與異鄉漂泊的感受,才能讀懂咖啡的心,咖啡的酸。

咖啡的心情、成長與經歷的一切的心酸,透過舌上的味蕾,影響著心情,但我品味的僅是微酸口感,而不是咖啡心情,或許只有小美,在這品嚐的過程中,透過人種差異、美國求學的長成與多處漂泊的心情類比,讀出咖啡心情、咖啡的酸。 (re-modify by 蔡蔡)

本篇文章為合撰短文一文的後續的實作,與  YaChi 合撰完成,大綱在合作的過程中略有修改。

本合撰的失敗點:一、超過字數甚多二、我略改寫了論點二

新的大綱如下:
前言:
「美國的友人寄來一包風味極佳的咖啡豆,」小美說道,「下班後,大家一起來品嚐。」 ......

短文內容:
論點一:咖啡的階級地位
  • 出生地
  • 血統
  • 能力
論點二:咖啡的成長過程 (由 YaChi 擬定與撰寫初稿,後略修正完成)
  • 成長環境
    • 曝晒
    • 涼爽多霧
  • 教養
    • 填鴨
    • 自然生成
  • 摘採
    • 機器強摘
    • 靈貓玩耍
論點三:咖啡的漂泊經歷
  • 出生地:風乾
  • 美國:烘培
  • 台灣:研磨
結論:
從咖啡的階級、成長、漂泊,轉變成人對咖啡心情的體會,咖啡的酸。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