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1

103年大選,是個轉變的開端嗎?

我們正因為反對世襲制,所以推翻了帝制;正因為尊重國家,我們相信歷練對於國家機械的重要。若一個行之有年的政體推出來的人與素人一樣,這個時期,我會支持素人。素人正如新創事業,沒有過多的現存組織制度與無效的績效追蹤,因為組織還在成長,職涯的路徑有著無限的可能。

這不是所謂的世代交替,因為世代交替有點否定前人的價值,否則前人的價值並非多數人的本心,但後進需要一個舞台,讓他們未來有機會接國家機械的運動。培植下一代、培植新的接班人,做一個漂亮上台、智慧下台,才是我認為社會所需。

所以我支持中年人的候選人,我沒有用年輕人稱呼新生代,因為最年輕的新任市長39歲(新竹市)不是年輕人而是中年人。因然中年人與年輕世代還有著一段的落差,但流動產生了,不同世代的想法就能夠交匯。

對於第三勢力,台北市,我更期待這一次的結果,能為整個社會帶來不一樣的變化,讓政府是為了多數人服務,而不是多數財團。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