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6

不需要靠著壓抑下一代的可能性來突顯自己曾經的優秀

每次看到大學老師的發言,讓我最不解的就是最後那一句,「平均素質下滑很多」。沒有數據,不知道如何得到此結論,如果是老師的感覺,那只能說當師者/研究者在解讀事情時的態度是如此,那指導出來的學生應該也是同一個樣子。

舉個感覺不準的例子,假如你現在很喜歡吃 Haagen-dazs,覺得它很好吃。但讓你一天連吃100 罐後,再問你 Haagen-dazs 好吃嗎? 相信多數人都會說沒那麼喜歡吃了。 這就是感覺!

且博士、碩士的畢業學生是否能夠畢業,操之在指導教授之手。不管入學多少學生,如果在這一段過程中,經過自我研究的探索、老師的指導與要求,若老師對於畢業的要求不變,學生的程度應會相較於老師初就業時指導的學生程度更好,畢竟指導教授經數年學術研究的洗禮,在研究上、指導學生的能力上都更進一步,因此對於優秀研究者的看法,也有所提升,所以標準一致,學生的程度應該是上升才對。

但卻每每都看到批評下一個世代的話語。
我覺得,我們不需要靠著壓抑下一代的可能性來突顯自己曾經的優秀,需要的是提供舞台給下一個世代,讓他們有機會保有熱情、持續努力、努力衝撞。

最後一件事情,就是要服老,知道自己逐步走向老化,年輕已經回憶,某些工作應讓給後繼之人,並適當的提攜後輩而非自己站著權力與位置,即使曾經的曾經,你未曾享受過被讓位與提攜,但你也不應讓曾經的遭遇不斷的被複制。

「保有初衷,對社會的善,對人的體貼,對開創人類進步的期許」,或許才是對的。
=========
"會出現這種現象(博士班錄取率竟可達百分之百),台大教務長莊榮輝分析,除了少子化,和大環境不好也有關,台灣教職難尋,業界對於博士的需求也不高,因此過去難考的熱門科系如機械系、電機系,如今考上不再是難事,學生的平均素質比起十年前,也下滑很多。"
文章來源:失序高教 拚論文數竟成主調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